植物群落_对立东风里_粉蒸牛肉_虽百世|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自酥饼 > 正文内容

过年那点事儿作文

来源:植物群落网   时间: 2019-07-11

  过年是美好的,也是有着一定的事情发生的。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关于过年那点事儿的,欢迎大家的阅读。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转眼间,一年又匆匆走过,家家户户的门上早已贴上了对联和福字,外面震耳的鞭炮声更是打开了新春的大门。我也迫不及待想去感受着热闹的气氛了。

  大年三十,辞旧迎新,和家人们热热闹闹的说笑,到处洋溢着热闹的气氛。早上兴高采烈的想着今个除夕多种多样的“节目”,还是那四个字“迫不及待!”到了晚上,准备吃年夜饭。可真是丰盛,鱼、排骨、饺子、鸡肉、各种青菜,一切应有尽有。全家人在饭桌上述说着新年的愿望,对新年的畅想,其乐融融!吃着数也数不尽的佳肴,将幸福不断延续!Let's Go!让我们伴着新年的钟声,一起迎接新年!

  正月初一,农历新年的第一天迎着人们的喜悦祥和而来。一件件新衣奔离衣柜,一张张笑脸展现眼前。这是布满幸福与喜悦的世界。晨起,呼吸着新年的空气,回味着昨天的跨年。桌上摆着大红的苹果,摆着甜甜的糖果,外面源源不断的鞭炮声都时时刻刻提醒我新年的到来。跨出门,手里拿着小烟花,尽情在外面跑跳,也看着那红色的鞭炮噼里啪啦的吼叫。回到家,手里拿着大大的红包,脸上已经是形容不出来的喜笑颜开。但我从来不拿它买东西,只是送进银行,利滚利,收利息。又是一个夜晚,一张墨兰的天空幕布上并没有星星闪烁,今天是烟花的主场,星星也随即让位,我也借着这美景,看着数也数不清的烟花,灿烂夺目,目不暇接!

  欢笑声下,烟花璀璨下,炮竹燃烧,我也恋恋不舍的结束了我的新年庆祝。已经一年没有,如此畅怀的开心,放下所有的压力,如此肆意的快乐。我的新年,我快乐!

  今天除夕节,之前的寒假中,坚持开头一直是时间,原因也是如此,哇哈哈!为的是为迎接今天进行倒计时啦。前几日的生活每天过的都一个样儿,很是无聊,晚上到了深夜了才睡,早上任爸妈随意的叫唤也死皮赖脸地赖在床上不肯起床。

  下午会定时的把寒假作业写完,希望过年时也不会为寒假作业也担忧,“到底什么时候写啊!”“明天一定写!”“明天真的一定写!”……我认为这样做只会把作业拖到寒假的末尾,反正也要写,还不如先写,为接下来的幸福生活铺红毯。今天早上破天荒的7点起床,这应该是我这个寒假中,起床最早的一个记录,之前睡醒的时间是坚持过10点,觉一醒来,午饭就可以直接吃了,多便捷。昨天回到老家已经很晚了,不过大家都丝毫没有一点睡意,争着抢着洗澡,那些被刷下来的可怜的人只能和其他同样的人争抢遥控器。直到12点了,大家才都入睡,而我还是夜猫子,继续和哥哥一起看电影,到1点30了才睡。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爸妈就逮着我去外婆家,因为每年的过年的中午,大家都会坚持在外婆家吃饭,这也是我们每年坚持的事儿。

  外婆烧的饭菜我很少才能吃的到,毕竟地域的问题,偶尔才会回家一趟。外婆烧的都是农家菜,什么鸡鸭都是自己养的,她说自己养的才好吃!下午的时间很空闲,不过老妈她却忙得手忙脚乱的,她还要为晚上的年夜饭作准备呢。晚上的年夜饭里最让人抢手的菜就是火锅了,既好吃又吃的暖,大家围在大桌子前边聊边吃,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说每句话时,大家都会笑着说。其实,过年时最必不可少的就是烟花。之前的寂静只是为晚上的12点抛砖引玉。时间一到12点,每家每户都把自家藏了已久的烟火拿出来放,整个夜空都没星星,好像星星们也早已知道了今天有人要和它抢风头故意躲了起来。整个夜空都被烟火给笼罩了,烟也在空中弥漫着,像舞台上喷出的气。一段时间过后,又恢复了平静,不过,大家却没就此罢休,大家又围在一起,坐在沙发上,磕着瓜子看着春晚。

  除夕夜还是那样的热闹,红包还是不断地往口袋里送,希望明天,叔叔阿姨们送得红包里不再是红钞了,而是银行卡,然后叔叔阿姨对着你说:“密码我告诉你,自己取去吧!”

  窗外,鞭炮声噼里啪啦地响起,年来了。关于年的记忆也随之苏醒,鲜活地飘荡在眼前。

  4岁,过年是个麻烦事。

  4岁时,过年很可怕。老妈说:“正月不剃头,剃头死舅舅。”所以,年根底下,我必须去剃头。理发师给我围上一块大布,拿一把小刀在脖子后刮来刮去,很吓人,我就哭。老妈则使劲地用手按着我,我更怕,更使劲地哭。等到剃完头,围在前面的布都湿透了。

  大年三十,我要跟着奶奶守岁,很困,却不让睡觉。

  年初一,老妈带着我给长辈拜年,要跪在地上磕头,跪得膝盖疼,还要走很多路。

  最开心的是拿红包,但是只有几块钱是属于我的,辽宁癫痫病在哪里能医治其余的都装进了老妈的腰包。

  7岁,义务劳动发奖金

  7岁那年腊月底,跟着老妈给姥姥扫屋,打扫卫生。老妈说,每擦一扇窗户给1毛钱。我和表妹争着擦,擦了五六扇窗,我喜滋滋地去领工资,拿着挣来的钱,心里乐开了花。可是老妈不让花,回家后又替我收了起来。

  10岁,我的红包哪儿去了

  10岁那年年初五,奶奶家来了一大堆人,有两个姨奶奶,3个姑姑,5个哥哥。我左一个右一个地要红包,可没一个给的,最后屁股上还挨了老妈一脚。老妈的眉毛拧成一个大疙瘩,训斥我:“10岁的大小伙子,还要红包,羞不羞?”我哭了。奶奶心疼我,便背着老妈,偷偷地塞给我10元钱。于是,那一年我第一次收了红包没给老妈。回家后,严严实实地藏起来,可惜,后来却找不到了。

  12岁,你能拿着鞭炮放吗

  10岁左右我爱上了放鞭炮,年年缠着老妈买鞭炮,买一堆才罢休,放得不亦乐乎。往往是还没过年就把鞭炮放完了。那时候爱逞能,老在别人面前用手拿着鞭炮放,吓得大家直往后躲,我便哈哈大笑,像是打了大胜仗。12岁那年初三,我当着所有小朋友的面,将一个炮仗拿在手里,用香点着,却没响,我想看看怎么回事,刚缩回手,啪的一声,炮仗响了,炸得我跳了起来,手指头黑了一片。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拿着鞭炮放了。

  噼里啪啦的鞭炮还在响着,过年了,我又长大一岁。现在,我不要红包也不要鞭炮,能跟老爸老妈和和美美、团团圆圆地一起过年,比什么都好!

  啊!太棒啦,终于过年了!我满怀热忱地和老爸老妈一起回到了我思念很久的老家——德州。在七天的春节假期中我玩的十分开心,虽然没有多少特别的事发生,但是有两件事我要特别提一下。

  回到奶奶家,踏上半年多未触碰的土地,敲开我心中尘封半年多的大门,进入用大石砖铺的整齐的大院,又一次见到出来迎接我的爷爷奶奶。但这一次和往常不一样的是,奶奶背后还跟着一只小白狗,它正朝我汪汪叫呢。回到屋子里,老爸正在和爷爷奶奶闲谈,但我可坐不住了,急切的想到院子里看刚刚那只小白狗。到院子里一看,只见那只狗全身白毛,就是有些地方有点脏,谁让这是乡下呢。小狗的尾巴总是翘翘着,尾巴上的毛自然下垂,像一朵盛开的大白花,两颗夜明珠似的大眼睛镶在洁白的面孔上,煞是可爱。奶奶告诉我这只小狗的名字叫小雪,它是一种雪狐犬,它的全身被白毛覆盖,而且还有狐狸的特征。这不,我跟小雪的关系混好之后,小雪就开始在我的脚边像狐狸一下蜷缩成一团睡觉,果然是雪狐啊!小雪非常讲究卫生,从来不在屋子里大小便,不像另一只狗——旺旺。旺旺真是太奇怪了,它经常在院子里玩着玩着,就突然跑进屋子里去撒尿,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呀!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小雪很懂礼貌,当你喂给它食物的时候,它就会站起来向你拱手道谢,所以它很讨大家的喜欢,后来小雪又被二爷爷领回了城里,我还觉得十分不舍。

  在吃年夜饭的时候,我们一家人聚在一起,一边看春晚,一边就说开了。首先奶奶感慨道:现在的生活可真是好呀,想想过去,一年到头吃的都是玉米面饼子、地瓜干子,只有到过年的时候才能吃到白面馒头、水饺,水饺馅儿里基本都是菜,很少有几块肉,哪像现在都吃纯肉丸的饺子。爷爷也随声附和道:对啊,想当年,只有在过年的时候,孩子们才能穿上一身新衣服,平时都是大的穿完小的穿。哪像现在,

  几天换一件。老妈也插嘴说:小时候的压岁钱都是几块钱,1毛钱可以买一对头花,还有一种叫“糖稀”的东西,2分钱就可以买到,可以边缠着玩边吃,甜甜的,味道好极了。我听到这些感动惊讶极了,不说别的,光压岁钱我就收到了1500元,顶老妈小时候三四年的开支了。我们现在这么幸福,如果不好好学习就太对不起爹妈了,今后我一定要加倍努力,做祖国的栋梁之才。

  奶奶家的大年三十,浓浓的年味笼罩在这座城市,喜气洋洋的笑脸,家家的鞭炮声冲破了云霄仿佛在告诉每一个人:过年啦!

  贴春联是必不可少的一道程序,爷爷看着自己的书法挂在门上,觉得倍儿有光彩。

  家家都忙得不亦乐乎,有做菜的,包饺子的等等。虽说大年三十店铺每开门,但是步行街里还是有很多各形各色的人搞着各种各样的活动。小孩子们也不例外,过年玩得那叫一个起劲,我们的耳朵轮流接受着各家鞭炮的洗礼。

  除夕夜,全家人围坐在餐桌旁,吃着团圆饭,我们又长大了一岁,举杯祝福着长辈,每个人打心眼里高兴,洋溢着幸福,这是只有在过年时才能看到的,独有的风景线。

  看春晚已成了每年吃完团圆饭后的一种习惯,看着舞南宁好的癫痫病科医院台上轻松谈话的主持人,想到的是说的有多好,而是幻想起他们精心排练时的场面。

  守岁已经不像小时候那般觉得是煎熬了,午夜的铃声响起,我刹然松开了手中紧抱着的孔明灯,在那黑漆漆的夜晚中,孔明灯散发出最亮眼的光芒,绚丽多彩,那灯晃晃悠悠,每家每户此时都见证了孔明灯的亮丽,孔明灯拌着年夜的钟声,拌着震耳的鞭炮,承载的孩子们对新年的盼望,父母给予自家儿女的期望,缓缓飞上了天空。而我也带着甜甜的新年梦想,进入梦乡。

  转眼间,正月十五到了。俗话说:正月十五闹元宵。奶奶家包汤圆,那汤圆饱满,在灯光的照耀下格外游人,使人忍不住咬上一口。

  春节在不经意间过完,在接下来的本命年中,我可要像笋那般节节高!

  前几天女儿在微信中说“考上研究生了,拿到驾照了”,还说今年要开车送我回老家过年。我盼望着,盼望着……

  我生于1968年,属猴,今年是我48岁的本命年。遥想儿时过大年的情景仍历历在目。那时普遍穷、姊妹多、住房少,生活接济困难。于是小伙伴们都盼望着过年,可以吃好穿好玩好。

  那时平常人家很少吃肉,只有过年过节才会多少割上一点肉。碗底多是自家制作的红薯粉条,然后蒙些花肉、豆腐、海带和肉丸,就是最理想的年饭。年饭做好后,老妈总要我们先给大伯大娘送去,然后才允许我们动筷。那时的压岁钱都是一毛两毛,五毛就不多。那时也很少有人喝酒,即使到舅舅家也是大人们沾沾嘴而已。

  那时的新衣多是自家用蓝布、黄布做的,鞋也是姐姐纳鞋底,老妈上鞋帮。很少有百货大楼买的东西,第一次买鞋就是解放军叔叔穿的那种带橡胶味的“黄鞋”。

  那时最难忘的是老家上坟。我们老家祖宗留下规矩,不管有多忙,不管有多远,年三十必须赶回老家上坟。说是老祖宗要清点人数,赐福家人,必须人人到场,不到场就是不孝。那时上坟都是年三十晚上,踏着厚厚的积雪,带上贡品和鞭炮到祖坟集中,依次给祖上进香,然后燃放鞭炮,火光冲天,响声震震。从鞭炮声音的高低、燃放时间的长短就可以听出一个家族富裕的程度和人员的众寡。现在改成年三十下午上坟,虽然方便了行走,但再也看不到“火树银花不夜天”的景象了。

  还有就是农村过年看大戏。那时没有电视,几乎村村都要排戏。我们村排练的《洪湖赤卫队》、《刘胡兰》、《朝阳沟》等剧目,至今我还记忆犹新。可惜剧中的老演员不少已不在人世,但他们那熟悉而又习惯性的唱腔设计和那一招一式的表演动作还不时浮现在我眼前……

  现在的农村比过去好多了,一户一院住着宽敞,二层三层小楼一排排一行行,街道干净整洁,商场超市一个接着一个,有的还有网吧、歌舞厅,城乡差别在一天天缩小,农民的幸福指数在一天天提高,农村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

  母亲是腊月二十九下午让弟弟接到他家去过年的。我原想让母亲在我家过年,可母亲又是那样传统的人,一进入腊月,母亲就想着要回老家,或是去弟弟家,她说,女儿家是女儿家,过年还是要在自己家。

  年头里母亲生病后就在我与二姐家分别住着。刚来时,母亲身体虚弱,动一动都气喘吁吁,精神状态很差。渐渐地在我们的细心照料下母亲康复的很快,不到半月,母亲就可以如在老家一样自己就能照顾自己。母亲最喜欢站在洗漱台前,对着镜子一边抹着大宝,一边在说,她脸上皱纹多了,老年斑又长了几个,我笑着安慰母亲,你的脸色多好,像你这样老的人,老年斑比你多多了,看你的头发都慢慢变黑了,你现在返老还童了。

  我的话让母亲很开心,她笑着又在镜前端详起自己。

  习惯了一进家门就叫母亲的感觉,可母亲去了弟弟家。腊月三十一整天都心里空落落的,不知自己要做些什么事,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没有了力气,就连春晚都是在似睡非睡糊里糊涂中看的。直到零时,外面震耳欲聋的鞭炮才叫醒了我。

  婆婆家是个大家庭,初二拜年来了呼呼啦啦快三十人,大到退休的大女婿,小到刚出生五个月的小侄子。婆婆带着女儿们做饭,公公领着儿子女婿们唠家常。公公婆婆虽说到这个地方几十年了,可他们那一口家乡话说多了,我依旧是听不懂。去年吃年夜饭时,弟媳默默地流泪,我还以为她感冒了,结果她说,刚公公说她了,我说,我怎么没听到呀,她破涕为笑说,其实也说你了,你只是听不懂呀。我一直不大能听懂公公婆婆说得一些高难度的话,这么多年,也许与这个家多多少少有一些事,特别是生了女儿后的一段时间没人照顾、没有帮带孩子,我定是心里很委屈,我也定是有过一些怨言,可我就因为听不懂那些家乡话,我也不用计较一些事,才让我能与这个大家庭和石家庄癫痫医院谐相处。

  婆婆家的女儿我最心疼佩服的是我的二姑子,她一人撑起了一个家庭,在丈夫受伤昏迷时,她报着一线希望精心照顾直到唤醒了丈夫,在丈夫因伤落下行动不能自理时,她一个人包揽了地里和家里的活,没有听过她的抱怨,只看到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在默默地为这个家付出,是她的付出,给儿子成了家,出嫁了女儿。如今一家人其乐融融,她也当上了奶奶和外婆。初二一家人穿得新新的喜气洋洋地回娘家拜年,让我从二姐一家人的故事中感受到了幸福就是一家人努力地生活。

  婆婆家在小城,我娘家也在小城,只是母亲去了弟弟家过年,这个初二虽走在小城的街上却没有回娘家的感觉,这才更到母亲在哪,哪就是家这句话说得多对。用婆婆的话说,要是你妈在小城过年,你一定早早都跑去了。

  其实,除了母亲在小城我对小城有所依恋外,我更喜欢曾经与小城一起成长的日子。那时到年三十,我才能有一件花衣服,花布还是当售货员的母亲走后门买的“减票布”(以前计划经济用布票才能买到布)。就因为我母亲在百货公司工作,有时正上着自习课就被老师叫出去帮她们去买一些紧俏的商品,当时年纪小并不知道做这样的事是难为母亲,只记得自己一个人走在路上如脱缰的马快乐地穿过街道跑向那个小城唯一的商店。那时,姐姐们还没出嫁,初二的拜年也只是我一个人背上母亲装好礼品的布带子,去母亲指点的几家亲戚家拜年。其实走亲戚这事要说姐弟中也论不到我这个老三,可谁让我嘴甜会说话,谁让我想要那个拜年时亲戚给的那几毛钱压岁钱呀,用姐的话说,就是爱钱就跑断腿。现在想来,我那时还是爱钱的成份多了一些。

  小城的年除了寒冷外,就是漫天的雪飘,白皑皑的天地好像更有了年的味道。一群再冷也关不住的小伙伴相跟着就去小城最高的山--南山卯去打雪仗。滚来打去的,一点也不觉得寒冷。那时刚学了毛泽东的诗词沁园春·雪,我们站在山顶上一起大声地朗诵: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那时的我们青春年少满眼里就是小城的四季风景,最远的地方也不过去了几百里之外的省城,如今,那些个与我一起玩耍的伙伴都生活在小城之外,最远的一个还生活在了非洲。我想,那成片的沙漠定没有小城的雪色美丽,也许他也会如我一样想念小城的雪,小城的过年。

  穿过小城的街,风是凌厉的,可想念的心是温暖的。

  我的外甥是去年结婚的,按当地的风俗,他第一年要带新媳妇到亲戚家拜年,二姐说,娃是警察,收假早,就让到近处的几家走走。尽管外甥工作几年了,可他在我的面前一直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每次一见我和她表妹,他就像小时候一样没有了大人样。所以这次来家拜年,我们还说,一定要好好与他说道一下他的不成熟。没想到见到他时,他竟然像换了个人,言谈举止完全是一个成熟男人的样子,与我们一起谈论工作,说一些成长的故事,连表妹都在夸他的成熟,不再像以前来就把她惹哭了。外甥媳妇是一个音乐老师,虽说比我的女儿大不上几岁,可她已完全是人妇的性情,默默地看着她的丈夫,恬静地说一些话语,也许这与她当钢琴老师的职业有关,也许女孩结婚了就长大了。我不禁心疼我的女儿,我多么不想让她长大,多想让她一直守在我的身边,就如每年的假期一样回家,我们母女一起快乐地相守。但人都要成长,就像我的外甥一样,从那个毛头小伙成长为一个干练的警察一样。可我还是喜欢那个小小的胖胖的外甥,因为帮姐照顾他时,外甥才六个月的模样。

  大姐一家是初九来的,当时接到电话我都有点诧异。大姐绝对是不爱出门的人,自己并没有多大的年纪却生活的古板,没有什么爱好,只是一味地节省着过日子。每次回家都会听到她叨来叨去的家务事,我帮不上她什么忙,但我也不爱听她的唠叨,有时会为一些事与她观点不一,我也会说上她几句,惹大姐生气。可过后,我们还是要相见,我还是要听她的唠叨。

  大姐是我们家受苦最多的人,上山下乡去农村受过苦,为了早点帮家里挣钱,她不愿意上大学而选择当了工人。那些个年月,大姐学会了缝纫,她给我做过花裙子,虽说,母亲抱怨大姐的裁剪浪费了布,可要那样的年月我为能有一条花裙子而高兴。大姐为我去学织毛衣的路上丢了毛线,虽说母亲一直心疼毛线说了大姐好多年,可母亲还是重新买了毛线让大姐给我织了毛衣。其实,在我的成长中大姐对我的感觉更像一个母亲,只是她生活的太沉重了一些。

  叫上二姐一家,我们家的三姐妹在父亲去世后的十几年里第一次这样聚在了一起,我们围坐在火锅前说说笑笑地吃饭,那种暖暖的感觉冲散了平日里一些琐事,心又一次因为这样的相聚而幸福,我们又回忆起小时候的故事,想起父亲在时的过年,初二那天,我们总要早早地去给父母拜年,癫痫病要怎么治才能够治疗好呢女婿们与父亲谈论家事国事天下事,女儿们与母亲一起边准备饭菜边絮叨一些家长里短的事,然后一大家人美美地吃上一顿饭,喝上一场酒,这年就过得有滋有味了。

  大姐一家人回去时已是傍晚。街灯闪烁中的城市充满了温情,拉着女儿的手一家人走在夜中,虽说为了与姐姐们相聚取消了与女儿看电影的活动,可什么也比不上一大家人亲亲热热的相聚幸福。再说女儿是那样的懂事,是她帮我们定了饭店,才有了这次三家姐妹的相聚。

  过年的事,各家有各家的故事,但相聚、幸福、快乐是最美的主题。

  进入腊月,红红火火的商场就已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年货,川流不息的街头涌动着购买年货的男女老幼,临街的店铺里播放着祝福新年的歌曲,大街小巷洋溢着过年的气氛。

  每到农历的腊月,身边的姐妹们已计划为父母购买年货送节礼。街坊邻居,叔伯大婶也都忙着备年货,购置糯米,磨成面粉做炸果、腌制腊肉等。而我憧憬的是在他乡工作、求学的儿子回家过年时的幸福景象。

  传统的中国年,赋予人们太多的光阴韵味。在每一次过年的团聚中,人们把亲情,友情,爱情,夫妻情,儿女情,演绎得荡气回肠、汹涌跌宕。怎奈,相聚背后就是再一次的分别,再一次的离开,又是再一次的守候和期待。

  因为人们行走得太久,漂泊得太远,挣扎的太累,压抑得太苦,回家过年,正好可以掸去两肩的重压,在浓浓的家居气息里,安然睡一个好觉,可以敞开情怀,说自己想说的话,做自己想做的事,把真实的生活,把日子的浓酽拿捏得恰到好处,把心中的情、心中的爱挥洒得酣畅淋漓;回家过年,就是跟家人团聚,天各一方的亲戚朋友,又能集中在一起,姐妹兄弟,又可以集聚在父母的羽翼下;父母欣慰,夫妻和悦,儿女开心,合家欢畅!

  临近年关,对于那些外出谋生的人们来说,多了一份对乡情的眷恋,对故土的魂牵梦萦,对家园的念念不忘,对亲情的依赖和向往。过年,无形当中成了一种纽带,成了一种媒介,或者说,一种不远千里万里奔向一处的契机和动力,有着太多的刻骨铭心和念念不忘。

  年少时总盼着过年,希望自己快快长大,早日成熟;年过不惑时,总觉得时间过得太快,对青春年华羡慕怀念不已;如今容颜渐失,又感叹人生太仓促,生命一天天在流失。的确,在人们心里的天平上,永远难以平衡,于是便有了许多无谓的烦恼与忧愁!“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干”其实,上帝是公平的,只要我们打开心门,就会有阳光照进来。

  过年,曾是我儿时的期盼。在那贫瘠的岁月里,过年意味着穿新衣,吃好饭,拿压岁钱,有多少过年的美好往事留在记忆中。如今,虽然成年后不再渴望过年,小时候那种充满喜悦与期盼的感觉也已渐渐消失殆尽,但我依然向往回农村老家过年,在那里,可以寻找旧日的时光,享受亲情的温暖,回忆童年的美好!

  记忆中的老家,总在我眼前萦绕,儿时的一些记忆就像母亲珍藏在箱子底里的那段细布料或几张旧粮票。

  虽然老家只是一个能够遮风避雨的地方,那些年的生活也是清苦的,但老家却给了我很多快乐和温馨的回忆。儿时过年的景象像一场场电影清晰地在眼前放映……

  刚进腊月,父亲就计划着把母亲喂养一年的大黑猪杀了过年。随后邀请叔伯还有堂哥帮我们家杀年猪,母亲和姐姐们在锅屋(厨房)里忙碌,蒸笼里冒着雾气腾腾的白烟,铁锅里炖着猪头肉烩萝卜,柴灶里腾腾地燃烧着的火焰映红了母亲和姐姐的脸庞。哥哥把猪泡泡吹成气球形状绑在竹竿上在村头巷尾乱窜,惹得四邻和小伙伴们羡慕地说:老魏家杀猪过年了,真啦馋!

  隔壁三婶在房前屋后撵鸡逮鸭,哥哥挑着猪泡泡为三婶帮忙赶鸡鸭,没想到却帮了倒忙,鸡鸭被哥哥挑着的猪泡泡吓得飞上了屋顶、树梢,气的三婶直跺脚!

  母亲炸丸子,姐姐蒸馒头,父亲忙着给亲临写春联儿。年味就像一缕缕诱人的芳香在我家小院里弥漫。

  正月初一早上,我跟着哥哥和小伙伴们把过年的氛围推到了及至。穿着难得的新衣新帽新鞋,满村子里跑着拜年。虽然婶子大娘打发的只有一包果子,一捧花生或一根甘蔗,但小伙伴们捧着战利品个个喜笑颜开,让我记忆颇深。

  过年,是一种民俗,更是一种文化情结。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过年是岁月对我们的赠品,如果把过年比做人生的驿站,那么我们每个人都是匆匆过客,每一站都有它不同的风景。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我们的人生显得是多么短暂。尽管人生之路充满风霜雨雪和灌木荆棘,与家人团聚好好过一个幸福年,是人们的美好向往和期盼。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   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愈吗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癫痫治疗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专科医院   甘肃癫痫医院   兰州癫痫医院   西安癫痫医院   昆明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医院   湖北癫痫医院   哈尔滨癫痫医院   长沙癫痫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