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群落_对立东风里_粉蒸牛肉_虽百世|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在陋巷 > 正文内容

生活的那一面

来源:植物群落网   时间: 2020-10-20

 

  在乡村公交上,寥寥两排座位挤二十几个人,车厢中间蛇皮袋,行李箱和年货堆垒一起。几根扁担横跨车厢上面坐着几个老太太,布巾裹着大半边脑袋,在脖子下巴处打了个节,客家口音边打手势边聊着家常,没多久在定布小学处下了车,同时有几个也跟着下了车。后排难得空了一座位,虽仍有站着的人,却迟迟没人去坐,宁手挽着扶杆站着。我刚从重庆一路长途往家里赶,又背又拎的东西,我不顾旁观地走到那位置坐了下来,同排邻座是一青年正通电话,也是客家口音,含糊不清地吼骂,挂了电话及时点了支烟甩了下头发,还张望了一下,心情不好的样子。我坐在旁边因不愿吸二手烟,手伸过他胸前去微微打开了点窗,似乎他察觉到了我的反应,有礼的把没抽完的烟火往车窗外扔了,还主动对我说一些歉意的话,说自己一些陋习成性连声说不好意思。这让我很尴尬,我的态度不是在排斥人格,再说乡村公车上吸烟是普遍的事,我也从来没这么大的面子,让人主动在我面前接二连三表歉意,当时我只默不作声。后来他主动问话,让我也随意起来,车上半个钟的随聊,几乎是深情说他非凡的生活经历。
  
  下了车后我内心久不能平静下来,关于他罕见的生活经历触动了我,他那可怜又残疾的,活生生的才二十七八岁。他染着淡红的头发,面容消瘦还生满了疮,眼神灵怪,说话时常有扭头动作,嘴里不停寒噤地颤抖,整个人看起来像个毒瘾。他说他是八五年生的,来宾市人,十三岁就离家到广州,因年龄和个子都还小,没人引导,世面陌生,经常露宿街头,在外长年的饥寒交迫,脑里对人生印象都是消极的。但他胆子大,只要自己觉得可行,搏命也使得出。但这个社会干正行光一身胆,没方向是不行的。他找工作最初因年纪小,没人敢要他,只能捡破烂挣扎熬过日子,后来觉得这种日子过腻了,走在大街上感觉自己矮人家一大截,人生看不到希望,绝望之下他走上了犯罪道路。他说他小时在离家之前就暗心决不会干犯罪的事,以为有手有脚肯干就有生活,但后来的所迫还是走上了这条邪路。十六岁那年被圈内老大骗到北京河北一带专抢拐骗路人的钱,日子管得住吃得饱,手心却沾满了血腥的味道。但他觉得他仍是个有良心的人,每一次残酷暴打无辜路人过后内心很清醒的反悔和绞痛,虽不忍心,对于生活有任务指使也必须这么做。几年期间不断经常的作案,也知道自己罪孽很重,脚踏过尸体,还挖过别人肾器官,他说如今想到那些感觉自己是已死之人。车上他指他身残的各部位,都是有故事的。有次他在北京的时候因饿得眼花目眩而去偷馒头充饥,逃越过围墙时被保安逮住当场暴打,左腿被打瘸了,差点被打死,幸好当时自己咬牙哭跪着向那保安求饶北京军海脑科医院怎么样?并说自己的情况,才勉强带伤离去。一次返回南方路上,在河北因抢路人的包反被路人群殴,有一人拿出刀把他脚母趾削了半边,指甲被拔了四只,生不如死地痛。那次起他对人间残酷无情的理解是相互的,他残害过别人,也被别人残害过,他相信恶有恶报。后来虽身残,生活仍得靠自己,无力时才使最后的手段,就是犯罪,身残之后仍间断地犯罪,专对那些蛮横欺世的人下手,像那些拔过他指甲,削过他脚,打断他腿的,报复这个社会的人渣。他说到人渣时,也补充说自己也是人渣。他说他从没有真正的朋友,认识的人里都是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看着他可怜的样子说他这几年一人一直流浪在珠三角洲几城市,主要靠捡破烂维持生活,无奈时也趁机偷别人东西,这等生活也习惯了。虽然还年轻,自己觉这辈子就这么完了,遗憾的太多了,一身残疾,还没老婆,估计这辈子再没有属于自己的家。他说他现在仍有对人生悟性的改变,有想法去改造生活,就当在补救生活,想弄点钱回老家帮弟打理那三十亩的桉树,争取能过正常人的生活。
  
  听了他的人生遭遇让我怵目惊心,看到他身残的部位,我觉他应该不会瞎编出来的故事,瞎编不会说得这么有条有理,我就当他所说的半信半疑。至少他确实是很悲惨的一个人,身上应该承载太多生活苦难,他人虽年轻,却一身畸形的样子。
  
  生活的苦难虽发生在不同人身上,我们总习惯联想到一起。今年在家过年,把多年未能谋面的伙伴拉近了距离。他是我在村里自小一起玩的伙伴,他叫黄健峰,外号老衲,是我给他取的,村里人都习惯叫他老衲。不光是他,和我一起玩的伙伴基本每个都被我取外号,外号一般连带女性的东西,且是听起来很戏剧的。老衲比我小两岁,九一年出生,从小寄养在他外婆家,在都安一山区农村,他说他外婆家那里比我们村还穷,那里都是大山,平时吃顿米饭都难。老衲八岁时他父母才把他带回我们村,刚回来时说的壮话和我们口音相差很大,我们总觉很搞笑,突然多了个说话另类的伙伴,后来时间长了口音就磨合了我们。他个性也贪玩,因这容易和我玩一起,那时我调皮捣蛋在左邻右舍是出了名,他有尿频现象,和他一同走路,不时停下扭头侧一边撒尿,有时就几滴尿,因这尿频总习惯被我们大的开恶意玩笑。他比我小,很多玩意都是我说了算,所以吃了我不少亏,我经常用五个玻璃球换他帮我煮饭,干活,给他后要他和我弹输完了才得回家,或再换他几两鱼干,他老爸是专到河里电鱼,抓蛇来卖的,所以他家房间里有很多鱼和蛇。他老爸对他不太好,他也从没叫过一声爸妈,不是他有怀恨心里,而是自小就没在自己家长大,虽没叫过爸妈,但他爸安排什么事他都听,问他为什么不喊爸妈,他只不出声无所谓的样子,平时一家人吃饭,只管夹菜埋头吃饭,他爸妈他弟和姐怎么唠叨说笑都得,好像都不关己,吃完就放碗筷离开合肥癫痫病医院哪里好饭桌。平时他爸发火气的时候都是冲着他来,从不打骂他姐和弟,他们经常嗲声嗲气的,家里好的东西都先留给他弟,而每天放牛却必须是他,什么委屈的重活都让他干,对于这些他也习惯了不埋不怨。所以,他平时除了家里有安排,大多都是混在外面,很少呆在家,常和我在村里村外玩,到田间抓壁虎,抓变色龙或别的。一次和我到平龙水库那边摘野果,回来太晚忘了放牛,回到家被他爸训骂像村里很多大人一样骂自己儿子不听话时骂流氓,土匪之类的。这次他老爸气在头上了直接从房间筛网里顺手抓头蛇往他脸上攻击,并咬了一口带点淤血,他哭抽泣跑到龙安寺,我们几乎每天在那放牛,看他一脸惊慌的样子,他让我给他看伤口是否带有毒液。我有个怪异的性子,比我小的伙伴被恶搞哭了,才是我尽兴的,见他捂着半边脸,我先一边笑够了,在他脸上伤口指指点点假装关心下。那时比我小的伙伴平时也喜欢和我玩一起,也怕我恶玩他们,他们下河游泳的时候个个都先把衣服藏好,怕遇上我被恶搞。我常把他们岸上的裤子的裤管狠狠打死结,然后偷偷溜走,料到伙伴们上了岸,假装什么也不知从老远向他们走去,个个赤裸着相互帮忙解裤子,因力气小解不开,看着他们委屈要哭的样子,我把头扭一边去偷乐。眼神虽看着我,从不敢说是我干的。还有在龙安寺捉迷藏时,轮到我去捉时,待他们个个藏好,自己就溜回家去了。
  
  这回在家过年经常到老衲他家,他老妈说我小时候就像一头不羁的公牛狂野捣蛋,把我小时候的捣蛋事在后生们晒说,还说我经常骗老衲从家里偷了鱼干还送到家去,大过年的说起这些后生们乐一把,再说小孩的天性也应该是这样的,那样也无可厚非。
  
  这次开始见到老衲,刚开始并没有像当初玩伴这么爽朗融洽,含羞的脸打了个招呼就没往下问了。近年因各自生活方向不同,彼此很少见面,久而久之疏远也是正常的事。我知道他有Q,但每次发信息过去,从没有文字回复,就QQ表情或一串的标点符号。那晚他来我家玩单机游戏时,轻松的气氛好像又把我们拉回了从前,无所不聊。也才得知他近几年在外的生活经历,听了让我感慨有时觉得他无知可笑,有时觉得可怜悲凉。
  
  老衲马马虎虎在村里小学上了几年,从他外婆家回来就直接进小学二年级,二年级因留级上了三年,后来他爸嫌他笨,一气之下直接让他在家放牛。后来不知如何村里的小孩辍学现象少了,他爸也怕他没点文化知识,长大出社会要吃大亏,又让他直接去读三年级,那时班里他算是挺大了,也说不定,村里每个年级基本都有高大的,年纪也比同班同学大多的,但这一般是有智障的学生,或不会说话,他父母以点责任心抱尝试态度送进学校,智障的学生在班里只受比他年小的小学生玩弄嗤笑,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老师也亲手教过,写出来的还是像几只死蚯蚓在本子上。河南治疗癫痫病好的专家而老衲决不是这类人,比能耐的话远在很多人之上。他上二年级的时候,本身就是新环境,以前在他外婆都安那边上的学,突然来到新的环境,加上和他同班的有几个亲密伙伴,玩都是一起的,上课从不听,包括他堂哥,他们俩是同桌都是坐最后一排的,他堂哥更夸张,年纪比我还大三岁,也是年年留级,人和他爸妈一样很温顺,但因说话说不清,舌头也伸不直,所以也被村里称半哑那一类。
  
  老衲后来辍学后,在家放了一段时间的牛,在亲戚介绍下随他伯父到了佛山均安一牛仔裤厂里干活,他伯父也是五十岁数的人,说话比女人还温柔,从没见他发过脾气,也是第一次离开村子出远门,和整个村子老一辈一样,客家话,白话,壮话会这三种语言很正常,就是不会普通话。以为出外边可以靠汗水换点钱,谁知在那里干活,工资半年都不发,也从没向老板挑抗过,老实奴性到了极点。没钱供维持伙食了,他伯父和他拿蛇皮袋到大街上捡破烂,烟瘾来了就地上捡烟头解瘾,还说每次和他伯父去捡垃圾都是争先恐后的,还不时逗他伯父推扯他伯父,大街上虽人声鼎沸,没一个熟悉的脸,捡垃圾可以不以为然,没有像在村里被村里人被耻笑。晚上回来和他伯父到江边本地人种的菜,小偷几把回来煮吃,日子虽艰苦,但自己觉无处可去,人生地不熟,没人引导对这种生活只能耗着。在那里干一年后,他说厂里还拖欠他姑丈一万的工钱没给,他伯父得了点就回家了,后来就没再出来。老衲得了点保命钱,离开了那里,这时恰逢村里比他年纪相当的伙伴陆续辍学也到了珠三角,他有自知之明,自己文盲,从小也怕被别人耻笑,那样多少对自尊心有辱。这样自己决不会和那些喜欢摆腔势又比自己大的人混,即使有门路可走,宁受饥寒也不愿跟。所以他喜欢和比他年纪小点的伙伴混,虽然也有喜欢凌弱的,但至少不敢对着他,这找到了个平衡点。这几年都是和村里或邻村几个小伙一起混,他们大多都是初中没毕或刚毕的,个个叛逆心理很强,家人的教导从听不进去,一副不羁的样子,毕竟良药苦口,家里的事可以置之度外,眼前哪里风流往哪窜,挥霍青春,享尽自由是他们主要的。他们没阅历没学历,也只能干普工流水线之类的,这类工又恰恰受约束和累,所以他们都是找些不规矩的小厂,大厂不进,钱可以少点,但决是花完,自由是第一。个个把头发电竖起来像扫把,即使可以一两天不吃不喝也要把头发弄和同伙一样,几人凑一起就像一个独立帮派。老衲一直都是这几个人其一,谋生能力虽弱,但几人一起可以壮胆,做事出手力气大点。珠三角城镇化水平高,交通方便,只要同伙一人中知道哪里有门路,几个一齐上。但有时人多顾忌也多,之间意见也常有分歧,一年中真正工作的没几个月,大多都是熬着,没钱先想到身上有什么能换钱的东西当了,内存卡,手机卖了能换一两天几个人的基本吃的,只管今天,明天到了再想办法。有些湖北哪家治癫痫的医院好小伙实在过不下了,找他自己家人救急去,而老衲没谁依靠,伙伴有些纷纷离去,但只要还有一个留下和他共苦,他都能强熬过去。没有住的地方可以到公园,吃的没有,可以捡垃圾,烟头是每天要捡的。在江门时也是和他堂哥还有同村几个一起在那打砖,这厂本就是黑厂,专招些只懂吃哑巴亏的人,厂里就几个人,他堂哥话都说不清,不会普通话竟是生产经理。黑老板只会玩弄他们,他堂哥挂个空壳生产经理,工资拿的和他们差不多,每天干十四五个钟,平均每天才30块钱左右,每天累得半生不死。后来每人得点保命钱就干不下去了就离开了那里,到中山到处瞎逛,身上没钱,没衣服换就到城中村里电线上看哪有吊挂的衣服,晚上就偷偷用竹竿撂下来成后就跑。后来得知一小伙在广州番禺给人家鱼塘里抽泥,那时大冬天的没厚衣服,还好那里包吃,但不包住,白天整天在鱼塘泥里泡,人都被冷得面色发青了,冷的从头抖到脚,吃了饭没地方睡,就到不远处的人家猪圈隔间里去睡,还好那里有稻草,每天睡得模模糊糊,早早就被猪叫醒,后来得了点救命钱挺不住了又跑到中山。后又到佛山他堂哥塑料厂里干,有毒的油漆天天喷,干了几个月因过敏又离开了,后来老衲随同伙断断续续在深圳或中山一些小厂或快倒闭的黑厂里干,工资少可以,但吃住也包的话就足够了。一年中真正上班的毕竟少,没工作时又是风餐露宿的流浪,一两天没一粒米下肚也是常事,口渴了直接大街上喝龙头水,睡觉公园解决。实在是无分文又饿时,就到街上每条街的逛,看是否地上有钱掉,这是他经常的事,也时而能捡到点小钱,能买几个馒头暂时充饥,他说他在大街上走路常对路上躺着的东西张望,路上能捡到钱,似乎在极度忍饿之下一能保命窍门。但老衲虽然在外几年都是过着饥寒交迫的日子,但他从没干过犯罪的事,小偷过,但没敢大偷过,虽然无法律意思,但知道在外边偷抢别人东西,被抓后是要挨坐牢,人生地不熟被转到哪就永远回不了家了,这小时在村里大人嘴边是常说的。所以,他说他宁饿死也不敢干犯罪的事。
  
  老衲自在外边打工或生活前后也有五六年了,很多时候都是用生存极限去赌过每一天,他说在外面头也低了,屈从了,人也疲软到了极点,就是饥寒日子从没改变过。他是我小时很铁很义气伙伴,他说的话我不怀疑,听了他在外打工的经历让我勃发的同情。我可怜他从小就染上了烟瘾,只马虎上过几年学,今年刚二十二岁,他的人生应该还很漫长,他那年轻的脸上流露一种无助,疑惑,哀伤的面容。
  
  对于生活我们很感慨,一些人坐享如意美满生活的同时,往往忽视另一些人在生存底线挣扎的痛苦。我们也必须承认生活痛苦是有的,只是有些人经历的痛苦太漫长了,远超合理的界限。
  
  二0一三年三月二十四日于上海松江佘山工业区。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   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