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群落_对立东风里_粉蒸牛肉_虽百世|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火锅粉 > 正文内容

南昌炒粉的作文

来源:植物群落网   时间: 2021-04-07

【篇一:家乡的炒粉】

中国的长江中下游地区是享誉世界的鱼米之乡,我的家乡南昌就在这片江南水乡之中。

鱼米之乡,顾名思义,盛产鱼和米。有米就会有米的衍生品,在这之中便少不了米粉了。米粉自然有数不清的烹饪方式,但是我最喜爱的、同时也是最古老的便是“炒”了。

中国地大物博,自然环境差异大,全国各地炒粉的方式也有不同,吃过最劣质炒粉,也品尝过星级宾馆中的高档炒粉,同时还偶有听说过上千元一份的天价粉。但似乎无论好坏,都没有留下深刻的印象。但是最让我记忆犹新的,还是家乡的炒粉。

走在南昌的大街上,心中或许会荡漾起一种老旧之感。街道角落里一家看起来陈旧不堪的小店,或许就可以炒出一碗让你难以忘怀的炒粉。虽说甚是普通,但也有许多深藏着的精髓。

南昌炒粉所选用的米粉是绝对不普通的。必须是江南天然生长出来的。这种米粉与东北那些大棚里的完全不是一个档次。江南的米粉更具有弹性。不仅仅是选料,炒粉之前的处理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碗真正称得上正宗的炒粉,炒之前不像其他地方用水泡胀,而是用一种以啤酒,盐调制而成的水泡。这样一来,粉中就会交错着一种啤酒大的清香,也有淡淡的咸味了。

炒粉的时候,就跟要求功力了得。需先将油放入锅中煮沸,然后迅速放入粉。在入锅的一瞬间,必定会发出“刺啦”的轰鸣声。之后要迅速翻面,以防焦糊。经过几次如此步骤,粉已经变成了诱人的金黄色,再加上调料就完成了。虽然看上去是如此简单,但实则不然。十几斤重的大铁锅,反复翻炒,对臂力确乎是一个大挑战。正如炒粉师傅所说,“炒一次粉,就像是做十几个引体向上了”或许乍一看这是死力气,但炒粉绝对是一门艺术。随着铁锅的跳动,金黄而纤细的丝线腾空而起,在空中舒展开来。交织成一张金黄的网线。在簇动着的火光的照耀下,大网在空中精准的翻过一面,又像捕鱼人的渔网一样落回锅中,聚拢起来,仿佛正在收获一样……

粉炒好了,端上桌子,盛着粉的是一个土头土脑的大盘子。与那些大酒店里镀铜,镀银的餐具截然不同。但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的。炒粉就在这充满土气的盘子里,昏暗的灯光下,满是油污的小店里,却别有一番气质。那碗粉就像是蒙上了一层釉一般的光泽。虽然之前从厨房中已经涌溢出钩人口水的香气,但此时已经是摆在面前,就更加让人陶醉了。伴随着早晨的微微的饥饿感,在看到这碗精巧绝伦的炒粉,就像是吸毒者看见了海洛因一样的兴奋。这么好——有着玉一般质感的粉,哪怕是再有饮食节制的人,也会忍不住大吃一顿的。

的确,南昌的炒粉——同时也是南昌古老的记忆,就潜藏在一家家这样毫不起眼的小店中。或许这里并没有金碗银筷,没有浮雕,没有山珍海味。但是这里也并没有一切——我们对家乡的爱与依恋啊!

在南昌现代化建设的步伐中,这些街头的“三无”小店都陆续被拆除了,那些人也为了生计放弃了这炒了大半辈子的粉,或许再过些时日我们已经很难尝到如此美味的粉了。多少年后,我们再次吃起炒粉时,大概不会忘记伴随我们童年的那一碗了吧。

南昌炒粉,或许在外地人看来并没有什么独特之处,却让我们不能忘怀,或许,我们所喜爱的并不是炒粉,而是我们的故乡——南昌。一碗粉下肚,我们所品味到的,是家乡的情,家乡的味儿了吧!

【篇二:家乡的炒粉】

锅,已然烧热,随之放入的是食用油,蒜蓉什么是癫痫小发作、葱姜,煸香后下入米粉,随后放入酱油、盐、味精,再加上辣椒、青菜,翻炒一阵后,盛入盘中,南昌炒粉就做好了。这就是南昌最具特色的食物——南昌炒粉。

夜幕降临,南昌的夜宵摊又热闹起来,在刺鼻呛人的油烟味背后,一碗碗炒粉出锅。说真的,我对米粉真不大感兴趣,我的食性像北方人,热爱面食,唯独对家乡的炒粉情有独钟,特别是现在学业繁忙之际,复习资料充斥在生活中,我就特别喜欢复习完后出门吃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炒粉,入口后唇齿留香,带着淡淡的咸味和一天的劳累,进入肚中被消化。

说真的,在南昌这么多年,吃过不下五百次炒粉,总结出无数经验。首先,吃炒粉不能去冠冕堂皇的大饭店,必须去只在晚上开放的路边摊,这样才能吃出本地风味。外地米粉吃法我也曾领略不少,但只有这家乡味道才是最熟悉的,众烟熏火燎之中诞生的炒粉,似乎是上天给予南昌人的恩赐,特别是对我这种吃货。

事实上,我最喜欢的是逢年过节在外公家吃到牛肉炒粉。毕竟,曾经沧海难为水,做为一个老南昌人,所食炒粉多矣,却和家里人做的无法相比,原料大致相同,做法也没有两样,但是,外面的炒粉比家里少了些东西,我只有在家能吃出那种味道,吃完后就着啤酒一饮而尽,倒在床上酣然入睡,但在外面却没有睡着的勇气。似乎家里的粉就能吃出安全感,而外面的则做不到。

每次年夜饭上,百无聊赖的吃着桌上的菜,看着窗外的烟花,许下新年的愿望。今年也是如此,刚准备点点口袋里的压岁钱,只听到外公端着一盆炒粉,用他的老南昌话大声说:“炒粉来咯!”坐在电脑前的我,闻讯赶到,一尝究竟,却看到全家人热闹的景象,我似乎知道那种味道是什么了,笑而不语的大吃一顿,喝下大碗啤酒,躺在床上思考人生。

忽然间,听到电视里加多宝的广告又响起:“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家乡的炒粉,也还是原来的配方,也是熟悉的味道。是什么独特的味道呢?那是——家的味道!

【篇三:家乡的炒粉作文】

清晨薄雾未散,小城便开始焕发生机。

清晨以第一缕充满能量的节气开始的,最能勾人食欲的,在这微微潮湿偏远的南方之地,炒粉也数其一罢。

南方盛产水稻,清晨时分,农民伯伯便摘下南方沐浴着晨光与朝露的第一株麦穗,南昌这附近的米粒是极好的,晶莹剔透,圆润而滑爽,放在日光下有如宝石一般的光彩。这样的米粒儿若制成米粉也必是极好的。

外婆是土生土长的南昌人,做得一手美味。原来本是会做米粉的,极有韧性的一根根,但现在也极少做了。但其做炒粉之能可谓是丝毫不含糊。她极会挑粉,知道色泽自然而白皙的粉是最好的。米粉刚买来,不能直接炒,直接炒的不叫南昌米粉。

故南昌炒粉的特点之一是必有韧性,先将其放水中浸上一夜,时间是约莫估计的,说详细也丝毫不详细,但做粉的好手皆知晓,粉心泡软了,不再似钢筋一般直硬,便可以了。

粉泡好,必先过一道水,果然也是南方的粉,时时刻刻离不开水的,放在锅中小火慢慢煮,粉的色泽会转白,像牛奶一般,层层叠叠在沸腾的水中散开。估约着时间便可以捞出,但尤记得一点,捞出后便迅速过一道冷水,这样一会儿炒时才不会和在一起,“难分难舍”的局面。

南昌人口味偏重,所以佐料颇多,红辣椒、肉丁、青菜、芹菜等,放在火中爆炒片刻,爆出香味,再倒入米粉,与之大火翻炒,加入油盐、酱油等调料即可。谨记,油必多放,否则粉都郑州癫痫科医院会成为“锅贴”。

刚盛出的粉带着外婆的笑容与汗水,酱色的圆形粉上点缀着种种颜色,蒙着一层金色的油光,及刚炒出的扑面腾腾的热气,香味也扑面而来。一根根极长的粉,竞找不到头与尾,刚入口会微烫,但更多的是粉的嫩滑与佐料各样的香气揉杂成一片。打破早餐未醒的睡意及消失已久的味觉。长长的粉像是暖暖的幸福,弥漫在口舌与唇鼻间。外面的粉,不似南昌的,用料极其吝啬,粉极干涩硬,不像家乡的口感滑嫩。吃毕,还有着一滩金黄的油散发着粉的香意,于是意犹未尽地大大咧咧叫起“再来一碗,再来一碗!”就是家乡未尽的味,难忘。

一条长江不断,接着家乡的思念,接着家乡不尽的粉香,无尽的香意,浓浓淡淡,带着一份暖意。

倘若有一碗粉,用料极足,味重,令人念起家乡的暖,家乡的情,。在冥冥之中有一份希望自己过得更好的愿意,那是炒粉,家乡、南昌的炒粉。

未尽的香中是情谊浓浓……

【篇四:家乡的炒粉】

对于我们南昌人来说,炒粉是再熟悉不过的一种美食了。而且,在南昌这块土地上,炒粉排第一,第二空缺,第三名的瓦罐汤可离它有一段距离呢!

在南昌,菜肴以炒为主,所以格外的香,炒粉也不例外。记得小时候我曾到过一家街边的炒粉店,刚到门口就有一种油中带米的香味扑面而来,不禁勾起人的食欲,继而感到腹中空空,一个健步迈入店中。当炒粉端上来时,早就急不可耐,拿起筷子便吃了起来。总而言之,炒粉的香味是它本身的一绝,未尝其鲜便让人食欲大开,实在令人赞不绝口。

香味归香味,炒粉本身的色泽也十分吸引人的眼球。那油汪汪、金灿灿的一盘炒粉,再次让人眼前一亮,且米粉之中又配有肉丝、鸡蛋、豆芽、青菜等食材(当然,炒粉中不一定这几样应有尽有)看上去五光十色,有些让人眼花缭乱之感了。当然,炒粉中的油依旧是整道菜的关键部分,油多过腻,油少反而没有那种滑溜的口感。而且,火侯也要把握得当才行,火大了油会焦,小了又是让客人吃“夹生粉”,因此这些影响炒粉“外衣”的技巧必须掌握得当才行,否则就会影响整体感觉。对此,我不得不佩服那些炒粉厨师技艺之高。

讲了如此之多,终于说到“味”字上来了,因为厨师把握得当,致使炒粉油而不腻、香而不焦,且又有鸡蛋、肉丝和蔬菜搭配其中,鲜美可口,让人不能“停箸息之”。我儿时曾吃过一次南昌最为正宗(算是吧)的炒粉,那种味道至今令我难以忘怀。还记得一大碗炒粉,5分钟前刚上桌,5分钟后就见底了,爸爸妈妈还说我吃得太快了会影响消化,可我哪里顾得了那么多呢?只管继续埋头苦干、一吃到底,最后放下筷子,打个饱嗝,以示成功“消灭”了一碗“敌人”。五年后,我又到一家大酒店中吃了一回炒粉,可是再也没有吃出当年的味道和感觉了。随着酒店的增加和街边小吃店、早点店的逐渐减少,我发觉正宗的南昌炒粉正在慢慢地消失,大有绝迹南昌之势,令人堪忧。

现在的南昌市已经高楼林立了,就连当年雄伟的滕王阁都成为周边楼盘的衬托之物。随着外来饮食文化的进入,南昌炒粉等一批标志着特色的美食正在逐渐退出饮食文化之中。虽然近年来政府也针对这一问题做出过保护措施,但我确实再也未吃过正宗的南昌炒粉了。酒店中的不正宗,街边小摊上的又怕地沟油。

唉!我要到哪儿去找真正的炒粉呢?

【篇五:家乡的炒粉】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南昌女孩广东治癫痫病需要多少钱能治好癫痫。作为一个正宗的南昌人,几乎尝遍了家乡的美食,其中最让我引以为豪的食物当然是南昌炒粉。每个来南昌的客人,我们都会推荐他尝尝这最具南昌特色的标志性美食。而我,更是个吃炒粉长大的南昌妹子。

大概是我三、四岁的时候,碰巧过什么节,我也记不清了。只记得姥姥家黑黑的大餐桌上,上来的第一盘菜就是炒粉。我当时正觉着饿呢,一见有食物上桌,便迫不及待地爬上桌子,用手抓着吃。妈妈一把把我拉住,用筷子挑了半碗粉给我,我赶紧用小叉子卷起,放到口中,至于口感如何,我早已记不得了。只听妈妈说,吃着粉的我高兴得在沙发上又蹦又跳,把大家都逗得哈哈大笑……

长大了,我依然喜欢吃南昌炒粉,忍不住向妈妈请教南昌炒粉的做法。妈妈说,先得准备好上等的腊肉,要晒得微黄、肥肉冒油、闻着生香的那种(或是上等的新鲜牛肉也可以),将腊肉切成丝,放在锅中煸炒一下,放在盘中备用。另外准备好嫩嫩的小青菜或豆芽,把葱姜蒜、辣椒等香料剁碎备用。接下来便要准备真正的主角——米粉了。南昌炒粉要挑选光滑、匀称、白净的机制米粉,沸水煮个五六分钟,直至汤呈现出纯白色,用筷子掐断,看到米粉的中心没有白点即可捞出,用冷水冲掉米浆,沥干备用。

炒粉的工序并不复杂,味道主要取决于火候和手艺。即便之前的准备工作做得再细致,炒得不好也是白搭。先将油烧热,把辣椒、香料和腊肉一起煸炒至出香气,倒入沥干的米粉,这时动作要快,乘着火候加入盐、酱油、料酒、蚝油等调料,用锅铲将米粉翻炒拌匀,最后加入青菜或豆芽,就可以起锅了!

南昌炒粉在南昌人的餐桌上是必不可少的一道美食。要说起这炒粉的味道,可能有些人认为也不过如此,我走过许多城市,吃过的炒粉、拌粉不在少数,但这些粉却真心不如南昌炒粉那么柔、香、筋道,只感觉像粗绳子一样有气无力地在口中穿梭,毫无精神的样子。每当这时,我便会想起家乡的炒粉,那一条条、一根根似蛇一般钻入口中,细嫩爽滑有嚼头,像有一股子精气神似的,在嘴里跳跃着,别有一番滋味。

现在,作为中学生的我,已不能像从前那样,天天尝到我至爱的家乡炒粉,因为繁重的学业让我的生活太过忙碌,只能常常用快餐打发自己。然而不知怎的,每每吃快餐时,我总会想起儿时常吃的南昌炒粉。

【篇六:家乡的炒粉】

去每个地方旅游,除了要去看看每个地方的风景名胜,就是去吃吃哪里的特色小吃,可吃来吃去,都忘不了家乡那熟悉的味道。

南昌不仅风景名胜众多,而且还有许多名扬全国的特色小吃,如瓦罐汤、炒米粉等。但其中最令家乡人民所熟悉的却是那炒粉。南昌是个河流众多、湖泊星罗、土地肥沃的鱼米之乡。米是是家乡人民的主食,但人们没有总是做成米饭一种食用方式,而是把米做成了米粉、年糕等食物。充分体现了南昌人民的创造性。米粉米粉,顾名思义已经将米磨成粉。别以为就是这样简单,还要把粉压成一条条细细的,一根根的好似北方的面条。做了米粉,还要加工成食物再来吃。爱创造的人们又发明了许多加工方法:拌米粉、煮粉、炒粉。今天我着重是介绍一下有名的南昌炒粉,哪可不是象炒菜一样轻松哟。

首先要在准备好的锅里倒入一些油,烧热后把煮好沥干的白白粉条放到油锅里――下油锅!呛!随着一声爆响,米粉们开始在锅中翻滚。随后倒入配菜:辣椒、酱油、盐等调味料,不停的翻炒,白白的米粉变成了酱红色,香味辣味也串入鼻腔。好了,该出锅了。赶快来尝尝!

嗯,颜色鲜艳,酱香深圳北大医院癫痫科怎么样扑鼻,尝上一口,滑溜溜的米粉“倏倏”地带着鲜味进入口中。噢,这就是传统的家乡小吃――南昌炒粉的味道!

听我这么一说,你可能会质疑,南昌炒粉不就是一道家常小菜么,怎么会有这么高的知名度呢?其实原因在它的搭配丰富,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添加配料,比如加上芝麻后,色泽红棕的炒粉上撒上黑黑的芝麻,象不象蚂蚁上树呢?原因二在于它的不张扬,没有出现在大酒楼中,而是在一些街边小摊小店中和家家户户的节日桌上,因而人们代代口诵所以闻名。这也刚好象南昌人民的性格,爱创造而不留名。酒好不怕巷子深一样。

所以,我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想念这朴实无华的家乡味,它也寓意了我们做人的道理。

【篇七:家乡的炒粉】

家乡的炒粉,向来是我记忆中难以掩盖的一部分,南昌炒粉,全国都是风靡的,十四个春秋,不论去了哪里,南昌的炒粉都是独一无二的。

记得幼时,常常在外婆家留宿,因为当时环境差,没有什么可以下饭的,而大鱼大肉也只能在节日中才可吃到,“爆炒龙虾”、“香辣牛肉”等好菜已成为我的幻想,单调的日子,我一日日度过,也许是思念成疾吧,我一下发了高烧,转至奶奶家,城市里最好的医院。

病虽治好了,但我的饮食习惯都有了极大的改变,平时的饭都不再那样诱人,我寻求的,是一种集中各种美味的东西。

一次下雨,妈妈来不及做饭,随便下去买了几碗粉,“快吃”,但妈妈的言语似乎无法打动我,渐渐地,一丝丝香气涌进了我的鼻子,肚子里的那种饥饿感一下子涌发,竟然可以清晰地听到“咕咕”的声音,我连手都没来得及洗就开始吃粉,发现这粉尽管不冒热气,但配料却有不一般的咬劲,萝卜干、胡萝卜等集中了香、酸、甜、辣的炒粉在我这时久未开口的胃给消化,一碗竟还不够,接连三碗炒粉后,那质细而油多的炒粉便被清理一新,随着我的一声长叹后,伴着呼出的香辣气体,我的晚饭结束了。

过了几天,我又开始想念那天吃的炒粉了,本想偷偷出去买粉吃,但这以计划被一件很不幸的事打断了:我闹肚子了。

也许是吃得太辣,太多了吧,再一次回到病床上的我上网查了查南昌炒粉的历史。

原来,南昌炒粉早已因辣味独特,历史悠久而闻名全国,不少外地游客来到南昌头等大事便是吃炒粉,早在清代,炒粉已闻名街头,“吃上一口,香飘飘,辣而不知其然”成为风靡一时的广告,看着网上的图片,我的肚子禁不住又再一次饿了起来,但给我的只有一份米蛋粥(闹肚子)

最漫长的时光对当时的我来说只是等炒粉的那几天了,有些不可思议的是,肚子刚好一周,小姑奇迹般地买了一碗炒粉以奖励我得三好学生,鉴于前次的教训,我自认聪明地将一大婉分成好几小份,经过精密的计算,能够我吃上个五天,父母在我的一再要求下,对此事完全不管,当准备就绪,并享受了三天的美味时,我惊奇地发现,我的四、五碗不见了!

一周后,炒粉出现在厕所门旁,据分析,是老鼠所为,这一系列趣事炒粉也留在我心头,成为我童年中的一段离奇往事。

进入初中后,我已经很久未尝南昌炒粉的滋味了,每当想起,炒粉的香辣气便萦绕在我身旁。

家乡的炒粉呀!请让你常驻在我心头!

本文地址:http://www.dt1314.com/a/8925.html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   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